搞不清状况的四非君

“奉先?”



改图使我快乐。
今日份的刀子x

军爷衣服这么好看,不考虑弄脏一下嘛x

灼忘:

二位军爷里边儿请

最后是一个奇怪脑洞的短漫.......







我狗带去啦.....

【布x云】 那时少年 4 (End)

……

       一阵胡吃海塞之后,赵云母亲已经开始收拾东西了。吕布倒也是一如平常的闲着坐在窗前不知道想写什么,小赵云帮着收拾好碗筷后也走了过来。

       “奉先,能问你一个问题吗?”小赵云贴着吕布坐下问道。

       “嗯?问吧。”吕布已经习惯了小赵云叫唤他的各种乱七八糟的称呼,倒是难得听见他正经的叫他的名字。

       “你……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当然,没什么别的意思我只是…好奇而已。”小赵云干咳了两声说道。

       “小鬼,我一直觉得你人小鬼大,明明只是个小鬼别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吕布撇了撇嘴说着,侧过头看了看不说话的赵云。

       “欸,你就这么想了解我?”

       小赵云出乎意料的坦诚的点了点头。

       “可是就连我自己也不清楚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啊,大概是个被情感迷糊双眼的白痴吧。”

       “才不是呐!我觉得你才不是那样的人哪!”

       “哦?小鬼你倒是说说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额…应该是……很强的人吧。”

       “哈哈哈……当然,这不是理所应当的吗。”吕布笑道。

       正在此时赵云的母亲也从门口走了进来,手中拿着一包用布袋包裹着的东西。

       

       吕布会意,一只手搭在小赵云肩上在他脖间一捏,小赵云便倒在了吕布的怀中,吕布有些不舍的抱起赵云轻轻放在床上为其盖上被褥。

       “会不会太赶了?在休息两天也是可以的。”赵云母亲说道。

       “不必,在下已经承蒙您庇护很久了,怎敢再麻烦您这些。救命之恩奉先此生难忘,若奉先再有机会必当以涌泉相报。”吕布双手抱拳向赵云母亲行了个礼说道。

       “那孩子醒来怕是要寻你罢,他很喜欢你呐。”赵云母亲看了看床上晕厥的赵云说道。

       吕布不言,事实上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也是担心自己过惯了安逸的生活而不忍心离开才匆忙决定如此的,若是可以他或许也并不想离开。

       “罢了,希望有朝一日你们能够再相逢。干粮以及一些药物都在这里了,走吧,趁着外面官兵还没换班。”赵云母亲叹了口气说道,说着一边缓缓的打开了门。

        吕布接过包裹走了出去,走到门口时他停了下来说道:“未来相逢若是有难,我吕布定以命护他周全。”

       言毕吕布挺直腰板不回头的消失在了渐渐昏暗的夜色之中。

       “云儿,看来你交了一个好朋友呐。”

 

 

 

        公元189年末

       “吕侯爷,您这是?”一身着棕色素衣头戴布冠的男子询问道。

        吕布手中的酒杯撒了些酒水出来,看得出这位战神刚才走神了。不过无人敢言,吕布的脾气他们都知道,一个不小心就死于非命的可能性极高。也就王允偶尔敢进言几句,也被吓得一身冷汗。

       “没什么……侯爷倦了,今日议事便散了吧改日再议。”说着吕布走出了军帐,下一步将要做什么?未来呢?他并没有统一的大望杀掉董卓的理由或许也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就连北进五原郡也只是为了去见一见某个人。

       卸下一身钢铁铠甲,换上一套布衣,独自在军营中走动。整个军队见过吕布面貌的屈指可数,更多的只是在战场上见过他杀敌的样子,所以此时他在军中行走也并诶有几人认出他是谁。

       十四年过去了,吕布已经彻底褪去看从前的稚气,刚毅的面庞上眼神中更是闪烁着暴戾的色彩。令人闻风丧胆的名气早已传遍片大陆。

       “喂喂,你们觉得将军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吕布停下了脚步侧着身子看向军营中一处,几个看守的士兵正低声议论着他。

       他没有动作,就这样安静的听着几个小士兵的对话,熟悉的对话。好像在很久之前也有过如此。

       “不知道欸,听说将军曾经以一敌百且轻松取胜。应该是个很强大的人吧。”

 

       吕布呆呆的看着几个完全没注意到自己的存在的守卫,几个人的话题转的很快几句话便又从吕布转移到了别的事情上。

      他们其中一名士兵回头看了看后面的一片空地说道。“奇怪,我好像刚刚看见有个人在这里吧。”

       “是你眼花了吧,军中重地有谁敢在这里乱逛,还不给那位将军砍了。”

       “哈哈应该是吧。”

 

        吕布急匆匆的赶回了军帐内,王允还尚未离去。

       “传令下去!全体停止整休!加快行军速度!北进真定!侯爷务必在三天之内赶到。”吕布恶狠狠的朝着他身边的王允沉声说道。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的!侯爷现在就要动身!”

       “是,臣这就去准备。”

       ……

 

 

       公元176年2月末,吕布离开的当晚。

       吕布离开后半个时辰后小赵云就醒了过来,他茫然的看了看四周又回过头看了看身旁,那个庞大的身影已经不见了。他母亲见他醒来连忙走了过来。

       “他已经走了吗。”小赵云先开口说道。

       “恩,别难过,以后总会碰见的。”赵云母亲轻抚小赵云的面庞安慰道。

       “嗯。”

       “云儿,娘很好奇,在你看来,奉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赵云母亲为小赵云拭去眼角的泪珠轻声说道。

       “他……他是一个,很强大的人……”小赵云低声说着

       “但是,他也很软弱。太注重情感…又试图摒弃情感。”迟疑了一会儿小赵云接着说道。

      “但是娘……即使这样,我……也觉得,想要帮助他,了解他……或许……也喜欢着他。”

 

 

                                                                                               END

ps:坑填完了…嚼着放假前应该就只能发一些摸鱼的图了……跪地。

 

 

 

【布x云】 那时少年 3

……


    事实上吕布此时与赵云相处的时日并不长,只不过现在还只是个开端。


       第二天直到太阳斜着从屋檐上射入室内小赵云才醒过来,头一次被一个男人抱着睡觉倒是出乎意料的安稳。从前也有过如此,只不过从前的那个男人,是他父亲。


       赵云坐起穿好一旁的衣物,打了个哈欠竟还想睡个回笼觉,不过寒冷的空气刺激下他清醒了过来。身旁的吕布已经不见了,他赶紧坐起听屋外有些声响他连忙跑了出去,吕布一身棕黑色布衣着身,小赵云看呆了一会儿,他知道那是他父亲的衣物。


       吕布英俊神勇的面庞在阳光映衬下真当像是一个大将军一样,此时他正与赵云的母亲谈论着些什么,但是在说什么赵云已经完全听不进去了,此时的吕布真当就像是他父亲一样。异样的感觉在赵云心中触动。


       该怎么说呢……大概是…希望如此但是又觉得……过意不去。

 


       直到吕布轻拍了一下他的头,他才发觉现在不是发呆的时候。


       “嘿小鬼,看来我得在你家多呆一整子咯,怎么?不欢迎小爷我吗?”吕布咧嘴笑道。


       “没…没有啊,我……很高兴。”小赵云抬起头学着吕布的样子笑道。


       “嘁,笑的真难看。”


       “也是学你的。”


       “死小鬼,小爷我认真起来可是很可怕的啊。”


        “奇怪,娘你看见 了吗,咱家的牛飞起来了。”


       “混蛋小鬼,你是在小瞧小爷吗?!”


       “呗。”小赵云朝吕布吐舌做了个难看的鬼脸便跑开了。


       “不让你见识见识小爷我的‘凶悍’你是不知道错了哈!”说着吕布就追了上去。


       “你们的感情真好呐。”赵云的母亲在一旁笑道。她笑着也回到了屋内,大早吕布便跟她谈论了关于丁原的事情,作为将军夫人她多多少少是了解些情况的。给了一些建议后,又聊起了关于吕布的事情。


      最佳的建议便是暂且留在这里,毕竟丁原来到此处至少还需一两个月的路程,就算尽力驱车而来也少不了一个月。既然要躲避追兵那么躲在赵云舍中倒也是一个方法,这种时间段进客栈倒也的确太醒目了。


       于是,吕布也算是暂且住下了,除了帮助赵云母亲打扫以外,每天必做的事情便是锻炼小赵云了,虽然总是被小赵云唤做公报私仇,但是他的功夫可比之前教导赵云习武的那个大叔要强得多了,虽说多半是因为吕布天生怪力常人根本无法撼动他。

 


       公元176年2月初


       吕布已经在此居住了近两个月了,身上的伤早就好的七七八八了,最初是对小赵云的恩情他才勉强肯陪着赵云,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习惯了身边有个时不时跟自己作对的家伙。


       不过他也多多少少摸得清楚了,大致是觉得小赵云就像从前的自己一样,父亲出征死在了讨伐边寇的战场上,而少年丧父的吕布也并没有多少对父亲的概念。


       但不断接触后吕布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变得太奇怪了,从前好像并不擅长应付小鬼才对,一般来说没一两句话就不耐烦才是。不,或许现在也是,只不过……子龙比较特殊。


       在这两个月里那些追杀吕布的家伙倒是没有找到这里来,或许是赵云母亲的人脉比较广泛,曾经见过吕布的都当做不认识这么个人。吕布倒也安然,这样毕竟省去了不少麻烦。


       已经是过年了,白天外面倒是吆喝声越发洪亮,人潮也拥挤了起来,所以吕布只有等到晚上才能单独出行。当然少不了带着小赵云,不知为何小赵云似乎也是对谁都没有对吕布那么黏。


       “小鬼,昨日我教你的可记牢了?”吕布说着懒洋洋的抬起了头靠着槐树坐起看了看不远处正在反复练习的赵云。


       其实早就应该离开了,丁原前几天就已经进到城内了,不过出于赵云和其母亲的挽留才决定拖到年后再离去。


       “当然,我赵子龙可没有做不到的事情。”大概是跟吕布在一起久了,连说话的风格都有些桀骜不驯了起来。


       “喂,奉先你有在听吗?”赵云看吕布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又说道。


       “我知道,呐,小鬼这年可是要过完了啊。”吕布望了望头顶的槐树。


       小赵云聪慧过人当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意思,无非就是示意他,自己将要离开了。


       “欸,这么说的话,还是头一次觉得年过的怎么快……”


       “嗯,是啊。这应该也是最后一次…在家过年,真的很像呢……子龙…”吕布深吸了口气。


       “一定要走吗?就不能……”小赵云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直直的站着看向吕布,眼神中充满了不舍。


       “抱歉小鬼,我必须前行,安逸太久了。我会遗忘掉那种感觉,仇恨的感觉。呐小鬼,你不是也想要成为一名大将吗?来做个约定吧!我吕布,必定会成为这个国度最强大的将士!让所有人都战栗的人!


      届时你,便成为我最信赖的手下吧。”吕布严肃的看着小赵云,眉宇间流露的是无尽的霸气。


       “不,若是你成为了那样的人,那么我将会变成跟你一样强大的存在,当所有人都因你而战栗的时候,我会站出来向你挑战并且击溃你!那样的话……”赵云眉头紧皱说道。


       “那样的话,我就能够保护你了。”后面这一句他并没有说出口,因为他觉得即使说出来也会被吕布给笑话,那么暗自就这么定下这个目标就好了。


       “哈哈哈……好,我恭候你的挑战。”


       两人的约定就此定下,或许这是后来骁勇善战的战神吕布的助力,亦或是常胜将军赵云的动力。但是无论未来如何但是此刻吕布不在觉得面前这个快八岁的小鬼稚嫩了,小赵云小脸上写满了坚定。


       “差不多了,回去吧你娘还在等着呐。”吕布伸了个懒腰站了起来。


        “嗯,其实……似乎…你也没那么讨厌……”赵云低声说着,不过两人隔得很近吕布当然是听见了。


       “嘁,我可不觉得被一个小鬼这么说有什么很高兴的啊。”吕布向前走了过去。


       “收回前言…还是个讨厌的不谦虚的家伙。”小赵云瞥过头囔着。


       “不来讨好爷吗?否则一会儿屁股开花了可别哭啊。”吕布咧嘴坏笑道。


       赵云背后一凉向后下意识的放慢了 步伐,这两个月他可没少被吕布“调教”过,不过与此同时吕布迅速的转过身抓起赵云扛在了肩上。


       “啊!放我下来……混蛋……”


       “先让爷高兴了再说,否则围着城镇多绕两圈小爷我也无所谓,只是爷也不想闲着,你看着怎么办去吧,反正时间还有很多。”


        “混蛋……住手啊……”

       

       “嗯?”


       “我…我知道了啦……小的错了……”


        “还有呢?”


       “昧着良心还要在讲些什么啊……”


       “哦是吗?”


       “停手!停手!啊……”

 

 

……


       晚餐虽然说不说丰盛但是绝对算是可口,赵云一脸幽怨的看着吕布恶狠狠的啃了一口手中的馒头,顺带夹起一小团肉丸塞入嘴中。


      “好了别闹了云儿,别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赵云母亲温和的抚摸着赵云的头说道。


       “哦。”小赵云像是委屈的小狗一样耷拉着脑袋。一旁的吕布倒是十分满意自己的“调教”手段,小鬼嘛,不给点恐吓措施怎么服气呢。再说反正对小孩也讲不了什么理,自己也完全不会讲理。


       “好了,好了,来你们多吃一点。”她笑着帮两人夹菜。对于赵云的母亲吕布也是十分敬重,不敢在她面前流露出些什么不入流的话语。因为他的母亲也曾是这样……但是也只是曾经的事了。


       “大家,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同乐!”


未完待续

【布x云】 那时少年 2

……


       “娘,他没事吗?”


       “不要紧的,医师已经给他上了药,伤口也都处理过了只是比较虚弱而已。”


       小赵云低下头看着床上的男人不知道想些什么,他的父亲当年应该也是如此吧,战于沙场,兵戈交错。隐隐记得父亲上一次离家的时候曾对他说过,战场上厮杀才是男人的浪漫。


       赵云的母亲抚摸着他的头轻声说着:“云儿,娘与你父亲相遇的时候也是这样,历史还真是出乎意料的相似。娘不反对你从军,若是你有那个意向,娘只希望你一定要好好珍惜自己的生命。”


       小赵云点了点头,年方才满七岁的他对未来概念并不深,只觉得或许这一条路更适合自己。


       “夜深了。云儿,与娘一同休息吧。”赵云母亲温和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赵云低着头看着床上的男子,隐隐觉得男子的身子动了一下。


       在他家里只有两张床,平日里都是赵云一人睡一张,不过现在吕布睡在他家中也只有他与母亲一同睡了。


       “娘,不必麻烦了,他……算是我的…朋友吧,我与他一同休息便是了。”赵云回过头说道。


       赵云母亲微微皱了皱眉头启唇刚刚想要说些什么,不过看见小赵云那副表情跟他父亲有五六分相像也便没有反对了。


       待赵云母亲离开,小赵云便开口说道:“喂,吕布奉先,你已经醒了吧。”


       吕布嘴角勾起,张开了眼。眼神中又恢复的神采和那股狂傲不羁的霸道之色。


       “跟你母亲睡有何不好,跟我挤在一起可没你的位置啊。”


       “我才不稀罕呢,我只是看着你防止你做些什么坏事。”小赵云义正言辞的说道,一遍说着一边拖下了外套和鞋裤挤进了被窝。


       “你是什么时候醒着的?”赵云试探着问道。


       “就刚才。喂喂小鬼,别靠过来啊,冷冰冰的。”吕布说着用力扯了一把被子任由小赵云靠在床沿边上。


       刚上完药的吕布一身赤裸着,隔着被子小赵云也感受得到他身上的温热,虽说被人向外推,他倒也不甘示弱的贴了过去。


       “你在害羞什么,难道你还怕我对你做什么吗”小赵云一边说着一边凑到了吕布身边。


       吕布再次被他逗笑了,他会害怕一个七岁孩童对自己做些什么吗?就算是拿刀,吕布都有信心制服他。


       “笑话,小爷我怎么会怕你这小鬼。”


       不过对着个小鬼吕布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小赵云的身子很冷,被吕布刚刚推出被窝再挤进来更凉了一些。这么怕是明天就受凉了吧。于是吕布一只手搂过赵云用手枕着他的小脑袋,毕竟……对方也算是救了自己吧,若是没有小赵云,说不定自己就死在那颗槐树下了吧。


       “别动,被窝都要凉了。小鬼,刚才听你们的对话,以后你可想成为将军?”吕布说道。


       小赵云停止了挣扎,反正这么靠着也挺暖和的索性也就任由对方搂着自己了。


       “嗯,我的父亲可是一位将军呐,以后我想要成为他哪的……不,是超过他的大将军。”赵云如此回答着,他总觉得这段对话很熟悉,回想起来才记得从前父亲似乎也从曾这么问过他,他那时好像也是这么回答的。


       似乎已经很久不见父亲了吧,有多久呢?四五年了吧,父亲他……是不是还活着呢?一想到这些小赵云就想要赶紧长大,但时间那能够由人来操纵的呢,所以他也只能每天更加努力的习武。


       “你的父亲是将军?哈哈哈……小爷我也是啊。”吕布说道。


       “哎?你的父亲也是吗?!那么他是个怎么样的人呢?”小赵云倒是愣了一下侧过身扑了过去说道。


       “脸太近了。是啊我父亲已经许久没有回过家了,只是保持着与家里的联系,我的母亲不久前被扫荡我们那边地方的士兵给杀了,为了报仇我杀掉了那几个士兵。却没想到不慎放走了一个,那个人在调动了关系后一直在追杀我,直到跑到了这边才勉强甩掉他们,说起来有挺远的啊。”吕布说着把几乎是要贴到自己脸上的那个小脑袋给摁进了被窝。


       “是这样吗?那么你接下来要做什么呢?”小赵云双手抵抗着说道。


       “寻找一个强大的主公,然后以复仇为代价为他效力。”吕布眼中充满了杀机,似乎恨不得现在就冲到仇敌面前将其分尸。

    

       赵云背后一凉,挣扎也停了下来。


       “说起来的话听说,最近就有一位挺出名的要经过我们这里,连巡逻的士兵都多了些呢,听师傅说似乎是叫丁原吧。”赵云说道


       “哦?是吗,丁原?到时候我会去拜访一下那位的。”吕布低声说着。


       “你将会成为什么样的人呢?”赵云下意识的说着。


       “谁知道呢,指不定小爷我就成为了你想像中那样高大伟岸的大将军了呢。”吕布突然咧嘴笑道。


       “切,才不可能呢。”小赵云瞥过头说道。


       吕布一脸你完蛋了的表情看着小赵云另一只手抓住了小赵云的双手微微用力便使他无法挣扎。


       “小爷我今晚就来好好教教你怎么做一个听话的小孩。”吕布用腿夹住赵云不断踢动的双腿。


       “你…你要干嘛?!”赵云惊恐的看着吕布。


       “哦,害怕了?小爷我可是非常凶狠的啊,特别是对你这种不听话的小鬼!”吕布坏笑着用另一手轻轻掐了把小赵云的屁股,轻轻的挠了挠他的两肋。


      仿佛是知道两人要吵闹似得,赵云的母亲有特意将门关紧。在房间里也只有一点点微弱的声音,跟外面夜巡的士兵的脚步声混杂在一起已经基本上听不见两人在说些什么了。


       无奈力量相差太大,小赵云完全没有还手里力气。


       “ 哈哈……好痒…快…住手大变态……”


      “哦?变态?叫声好听得来听听我可以考虑考虑,比如说吕布大爷什么的。”


       “想都别想……哈哈哈……大变态…你停手……哈哈……”


       “小鬼,小爷我可是有原则的人,要是被你都看扁了还说什么理想。”


       “大变态……看不出…你还挺能扯的……”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来听听。”


       “大变态……哈哈……”


       “算了,小爷我肚里能撑船,不跟你一般见识。”说着吕布松开了手。


       大概是闹了太久小赵云已经累了吧,没过多久就睡着了。吕布单手枕着小赵云的脑袋不知道思索着什么,夜深了许久没好好睡过觉的吕布也泛起困来了,被追杀的那段时间无时无刻不是绷紧神经哪敢睡着,一有什么动静就要醒来。


       低头看了看身旁已然进入熟睡的小鬼,嘴角勾了勾用另一只手臂抱住了小赵云,就这么抱着他进入了睡眠。


       大致是因为逃跑的时候养成的习惯,小赵云一动吕布立刻就醒了过来。而小孩子难免会有些动静,为此吕布恨得牙痒。一松开手小赵云又各种挤蹭,无奈之下又他又只好搂紧对方。

 


未完待续



ps:估摸着开学后应该就没办法发文了……于是干脆一次全部拿出来充个数……(励志填坑的我……)


【布x云】那时少年 1

 公元175年。

        真定,常山。此时一颗粗壮巨大的槐树下的少年正挥舞着手中的长木棍,按照父亲所教导的动作一遍又一遍的练习着。少年方才满7岁,也正是到了选择前程的时候 了,不过少年很清楚,他只想做好力所能及的事情。


    “子龙,莫要出神。”


       中年男子用手中的木棍轻敲了一下少年的头,男子是少年的老师,或许是家里并没有给予少年什么压力,少年的未来一直都是他自己紧握着的。从武,少年倔强的秉持着最开始的想法。


        “是!”少年如此回答着,手里握着的木棍不由得紧了一些。


        “对了子龙,令父好些了吗?”男子问道。


        “恩,已经能够下床行走了,最近巡游的士兵都很凶,我有每天回家的时候把房门关上。”赵云稚嫩的脸上皱着眉头看起来格外的违和。


        “哈哈哈哈……也罢也罢,子龙啊,你可知道为何近来那些家伙格外的敏感?”男子大笑着问道,说着还忍不住往赵云脸上掐了一把。


        小赵云呆呆的看着男子摇了摇头“子龙不知。”

        是因为近来有一位挺有名气的主公要经过我们这里啊,好像是叫丁原吧,啊呸呸呸……幸好没人听见,小赵云啊你可得替我保密啊,哪位大人对名声这一方面太在意了,有人直呼其名少说也得脱层皮。”男子蹲了下来说着做出一副好笑的表情。


        “师傅,你这算是……怂了吗。”


       “哈哈哈哈,没有 的事,子龙小孩子别乱说话。”

 


        贴近冬季的北方永远都是被云挡住的一成不变的白色天空,再有一个多月就要过年了,赵云家里早早的就开始为过冬做准备了,他们家并非大富大贵,虽说也还没沦落到穷困潦倒不过也算勉强维持生计。赵云的父亲常年在外征战,很少回来。在这个几乎是仅仅由他母亲来支持的家庭中也还算过得去。


       就连教赵云武术的师傅其实也是自愿的,大概是赵云一家口碑在这一片都比较好吧,邻人都乐于接济接济他们,再外加上他父亲赵安是外面闻名的军人,多多少少还是挺敬重他们一家的。


       虽说如此但是赵云一家还是早早的开始准备过年,天空中隐隐暗了下来,似乎是要下雪 了。所以今天小赵云提前了一些回到家中,不过年仅七岁的赵云自然是帮不了家里什么忙,于是闲着又跑到了练舞的那颗大槐树下。


       其实他家离这里少说也有三四里路但是这颗槐树下便是他的父母相识的地方,于是他也在乎起这棵树来了,已经数年未见过父亲,就连书信也只是偶尔会来,但是母亲却依然每天惦记着他的父亲,不时会告诉他从前的往事。


       小赵云还在脑补着自己父母相遇时的各种画面的时候已经不知不觉走到了这里,这里人烟稀少,几乎每天都只有赵云和他师傅来习武。


       然而再回来这里的时候,槐树下却多了一个人,那是一个身着一身粗布衣服的二十四五岁的男子,男子十分魁梧雄壮,相貌堂堂算得上英俊,赵云几乎敢肯定,如果是他的话双手环绕接触绝对能够抱住那颗槐树。


       不过他倒是没想那些,男子倒在血泊之中,下意识的他跑了过去艰难的将男子翻了过身探了探鼻息,呼吸有些微弱,但同时赵云也注意到了男子左肩上有一道深深的创伤,尝试着抹掉了男子脸上的血渍试图叫醒他,不过也只是另对方更加难受了些。


       “不行啊,太重了我一个人要怎么带离这里呢。”


       “喂!有人吗?!快来人啊!”


       “有人受伤了!”


       不知所措的赵云四处叫唤着,但是回应他的也就只有他自己的回音而已。该怎么办才好……赵云小脸憋得通红,小手放在嘴边哈了口气捂在男子左肩边上。男子吃痛轻嗯了一声,赵云吓了一跳。


       还以为这么做有用小赵云连忙把手收了回来不断的哈气,不过这是他才发现就连自己手上都沾上了男子的鲜血。

 

       赵云连忙又捂了上去,“喂,别死啊……我我会想办法的……”

嘴里自顾自的念叨着手上下意识的用了几分力,男子庞大的身子抽搐了一下。


       “难道真的有用?”赵云愣了一会儿连忙又用了几分力。


       男子这会儿可不算抽搐了,只听见男子嘴里牙齿紧咬发出咯咯的声音。赵云此时正坐在男子身上,他甚至看得见男子脸上浮现出来的青筋,以及全身肌肉的绷紧。


       “果然有用!太好了!”小赵云正高兴着差点手舞足蹈,手上又用力了起来。


       事实上……毫无疑问,男子已经醒来了。当然,是被痛醒的。


       “嗯…啊…混蛋…小鬼,你还想掐多久……快起来……疼死你大爷我了……”


       男子吃痛的低吼着,小赵云连忙后退了几步从男子身上起来。


       “你……你不要紧吧。”赵云有些害怕,大致是邻居们都没有对他如何严厉过。害怕之余小赵云甚至还有些好奇这个满身伤疤的男子。


       男子大口大口喘着气,眉宇间豆大的汗珠一颗颗滑落,十分挣扎的用一只手抬起身子背靠在槐树上。


       “呼……喂,那边的小鬼。这附近可有藏身之处?”男子微微张嘴说道,雄浑的男音有些虚弱但依然铿锵有力。


       “没有。”赵云思索了一会儿说道,这么个大冷天且不说他穿的十分单薄就是在这种几乎四面都靠山的小城市附近,就算有藏身的地方也绝对没法抵御严寒。


       “不过,倒是可以带你去我家。”小赵云下意思的说道,男子有些难看的表情抽搐了一下,咧嘴笑道:“小鬼,你不怕我是恶人吗?”


       小赵云挠了挠头说道:“不怕,因为我家也没什么值钱的,且我会阻止你,用我的拳头。”说着还笔画了一下自己小拳头。


       男子几乎是被逗笑了,刚笑出声就牵动了伤口痛的他直咧嘴。男子不知道他哪来的自信,他几乎相信自己就算什么都不做压倒在这个小鬼身上也足够用体重对其造成伤害。


       “有趣的小鬼,哼。也罢……”


       男子咬着牙勉强支撑着身体站起,不过就算是站起也已经快要用光他仅剩下的力量了,摇摇晃晃的看起来马上就要跌倒似得,小赵云连忙跑过去将他一只手搭在自己小小的肩膀上试图托起对方向前走去。


       “喂,小鬼你叫什么?”


       “没礼貌,问别人名字之前不是应该先报上自己名字的吗。”


       “哦?哈哈哈……你是第一个敢这么跟小爷说话的人,姑且原谅你一回。听好了……小爷我叫吕布,吕布奉先。”男子一半的重量几乎都压倒在赵云身上。自小习武的赵云勉强能够支持着对方,如不是如此大概两人已经摔倒在地不起了吧。


       “赵云,赵子龙。”虽然面前这个家伙说话非常令赵云不舒服,但是出于礼貌还是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子龙,云?还真是个好名字……”吕布微眯着眼说着,声音却是小了一些。大量的出血加上伤口的裂开终于还是令他愈发虚弱陷入了昏迷。


       “喂,你怎么了?醒醒 啊!快要到 了!我去叫人你等着!”


       迷迷糊糊间吕布似乎听见小赵云这么说着,然后身下支持的力量也消失了一头倒在地上晕死了过去。

 

未完待续。


(ps:时间什么的有仔细找过百度不过说法大多不一定,所以就用了一个有具体时间的说法,虽然有的说赵云活了七十多岁那样跟吕布相隔的岁数就不大了,但是跟刘备等人的年龄有有误差比他们的年龄还要大所以就用了这个相差十七岁的年龄设定……)话说这算是大叔跟正太的故事啊……


然而格调跟上一张一样……可怕的是……手贱党不小心手一抖……
(捂脸……救命……)

新年快乐!!

(原谅这奇葩的配色,因为!自古红蓝!)